此江忽然想改名

一切都消失在风雨里

我究竟是怎么了
居然会想再看一遍《鸿飞迟》
“相信我,陪你到此生的尽头,是我这一生,最郑重的承诺。”

难过的写起了高数

除却巫山不是云

教官要走啦。军训终于熬过去啦。
但是忽然觉得难过。下午彩排的时候优秀教官上台颁奖的时候,没有点到我们教官,他就站在队伍前面看着主席台,我在队末远远看着他。
想把那个奖状和红花送给他,虽然奖状于他可能无用,红花也足够丑。但这个荣誉,他需要的、想要的、应该拥有的,我想把一切都给他。
彩排拿的奖状当然没有意义,只是为了走过场,他当然不至于难过,也不必为此难过,他只是专注于记台上的位置与动作。
他多希望我们能拿奖啊。
虽然快结束时还笑着安慰我们,不用有压力,不用担心我,我不怕丢人。
可我怕你丢人呀。
但加训的时候我意识到,我们这个方阵,离开他,真的不行。

下午彩排结束的时候,隔壁方阵在唱“我怕我没有机会,跟你说一声再见,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。”
悲从中来。

有些人错过了,就真的不会再遇见了。

我坐在旁边,看着他离开的方向,心里盘算着如果明天可以的话,一定要把这首歌分享给他。
如果可以的话。

“如果早知道那天是我们最后一面,
我绝不会和你谈论俗事浪费时间。
人生里看似偶然却又必经的告别,
无约而至,无人可免。
有一回置身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,
那一刻我忽然感应你就在我身边。
过去当下未来,未必确有其界限,
或许爱能穿越时间,抵达永远。”

回宿舍的路上,跟朋友谈起教官明天就要走了这件事。
她说,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眼泪忽然涌出。
再没什么能证明他曾在我生命中出现过了,甚至多年以后我会将他忘得彻底。
可我想一辈子都记得他。
记得曾有这么好的一个人出现过。

天下共此月。
以后想你的时候,看看月亮 。你会知道吗?

再见啦。

和澄鹅一起落泪

太虐了吧QAQ

乖,我把金丹给你QAQ

想念我的教官

1个感想

空间里看到转载知乎的一段话。
“我发现,温柔的人最后往往是无情的那个,因为他已经做了能做到的一切,忍了该忍的一切,问心无愧也没什么后悔。最后决定放手,就真的再也不会回头。
到那时你再求他,没用的,他已经觉得恶心了。”

忽然就想到江澄。

虽然看起来他脾气是那么不好,那十三年里遇上鬼修更是称得上可怖。

他的柔软是被包裹在锋利盔甲下的,轻易不能察觉。若不是他最亲近的人,恐怕这辈子也无法感受到。

就是这样一个人呀,他不需要被可怜,甚至不需要被理解,即使这样注定孤独。他守着自己的秘密,倔强的不肯放手,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。
哪里想到有天竟真与故人重逢。
可惜物非人非。
等到了人,但那真的是他吗?
我始终不能承认。

魏无羡一人在人间这十几年,无知无感,终日孤寂,他的少年意气肆意风流被消磨殆尽。归来的这个,又剩下了什么呢。

他逃,无可厚非。

可江澄是捧了一颗真心的。
他想的是让他回来,念的是将他折磨致死,可做的,却不过只是让他跪在祠堂里好好认个错。

我曾一颗真心送你面前,也曾默默卸下盔甲将对你露出柔软的内里。

但也只是曾经了。

道不同,便不相为谋。何况他们从未真正了解过彼此。

江澄终于放手。在那个雨夜。
狼狈一点也算不得什么,他应该问心无愧的。

只是,会后悔吗,在某个似曾相识的午后,阳光炙热洒下,他们在池塘里戏水,又或者撑船去寻那一点刺激。

他没有回头。

1个摘抄

我天生不合群。一向话少,时而冷场。

有过被孤立,有过被诟病。

有过自我质疑,也有到过崩坏的边缘。

合也无味,孤也无味。党同伐异,这是人性。

最终决意做个哑巴。

少戾气,不言语,从心过活。

亚里士多德说“离群索居者,不是野兽,便是神灵。”

我既做不上神灵,那当个野兽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孟凡明《等一场雪》

这本书没有看过,只是在刷空间的时候见到了,自觉贴切,又颇有那么点随性之感。
选择沉默,往往需要更大的勇气。

雪白的云雀为我退避三舍♡

一个稍微正式一点的短评

昨天看完了电影也看过了影评,感觉好像稍微深入理解了《入戏太深》这个故事,于是就来写短评啦。(会有一点点跟电影结合)

“我有时候会想起你,你应该是在北方。”
电影里这句台词念出以后,真正到达尾声,罗曼蒂克将要消亡,而在文中,我更愿意将它理解为一种倒叙,如果拍成电影应该是先出来结局。也即是说,下面的故事基本都可算作回忆,而往事无可更改,一切已成定局。我只能看着这个故事慢慢贴近结局,这种剥离让我感到无能为力,无论是对故事走向,还是对故事中的人。
文中的江澄在我看来带有电影中那个时代女人的特征,他向往自由,渴望真爱——虽然他自己未必意识得到,他迫切地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,哪怕外面的世界残酷又现实。然后,他看见他的深渊,就像伊卡洛斯看见他的大海,他抛弃所有奔跑过去——这深渊,他曾见过的。
蓝曦臣被这个孩子所吸引,他想把能给的都给他,但这其中究竟有没有“爱”,又或者他只是贪恋那一点“罗曼蒂克”?
而想念,也许是蓝曦臣最终所能给予的,最罗曼蒂克的感情了。
与蓝曦臣在一起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,他是会上瘾的。所以原本火柴划亮后看到的虚假和平、其乐融融,变成了和蓝曦臣的相遇。江澄无疑是锋利的,但他想念那个柔软得仿佛没有棱角的蓝曦臣,他可以包容、甚至纵容他,而不至于遍体鳞伤又不可解脱。
蓝曦臣对江澄称得上是有求必应的,但他总将自己摆在“家长”的位置,“是一个长辈尽其所能的溺爱”,也许是父爱,但不是爱。
可江澄陷进去了,他将之理解为类似包养的关系,所以蓝曦臣对他近乎无限溺爱,但这可能不是等价交换,因为他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了。他享受着这种踏上禁忌之路的令人战栗的快感,就像他享受窒息的折磨。
那个名词我猜是“一见钟情”或者“一生一世”?不过无论怎样,他即便是逃避了,也依然会回来。他眷恋一人,他流连忘返。但蓝曦臣一次又一次地推开他,他躲避着那个自己会深陷的光影流淌的瞳孔。
江澄没有找到他向往的真爱,可他早已将真心交付。他难得退缩,最终还是挨不过突如其来的汹涌的想念。
何为消亡?被旁人斩杀总归心有不甘,唯有亲自动手,才是结束。
我想念你,我还爱你。我不甘只是处于“孩子”的位置,于是我亲自动手,结束这一切。
我当然知道我会失去你。
蓝曦臣总是试图挽回,挽回他们之间的关系,挽回他正在消亡的“罗曼蒂克”。但结局是早已注定了的,他不再试图挽留,因为已无可挽留。江澄却仍然坚持着要走下去,尽管消亡了,可他还爱他。
而最后江澄有没有放下,我无从得知。即便是放下了,这过程也一定极其痛苦,又或者他早已麻木。
剩下的“好久不见”与“别来无恙”,大约都是各自的选择与妥协。
罗曼蒂克终于消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昨天无意间得知《入戏太深》差点就成了退坑遗作QAQ,我离哭真的就只差这么一点(ಥ_ಥ),不过后来更多的是感觉到庆幸,幸好幸好南南没有退坑,不然我真的要哭惹。
我总是想为喜欢的太太做点什么,但除了长评,我似乎没什么能稍微拿得出手的了,流下没油菜花的泪水。希望太太即便是退坑的时候,心里也是满足的,开心的,而绝非消极、寒心这种情绪。我总想在南南还在坑里的时候,多表白几次,不然以后多遗憾吖。
就用这个短评表白啦 @汝南第 ,讲真的我写的时候写了两页纸,但打上来怎么这么短╭(°A°`)╮还有电影我即便看了影评也还是没能理解透,这个故事我也只稍微理解了那么一点,不过这不能影响我表白,嘻嘻嘻。
♡♡♡

【曦澄】夜色

*ooc、破车一点点
*现代
*人格分裂澄

江澄的神情是高傲的,无论身处光明,亦或是夜色。

他生该如此。

蓝曦臣终于找到江澄,是在离学校颇远的一家酒吧。这酒吧装潢复古,暖黄的灯零星点缀,舞池上的人随音乐缓慢舞动,用身体厮磨。

若不是江厌离出国留学不能照看江澄转而拜托他,若不是刚才他注意到电话中江澄奇怪的语调,蓝曦臣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踏足这种地方。

江澄就坐在吧台,手里端着一杯酒,见门口来了人,下巴一抬,点点身边的位置。

这意思再明显不过,蓝曦臣快步走向江澄,沉声劝他跟自己回去。

江澄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尽,然后冲蓝曦臣挑了挑眉:“曦臣。”

蓝曦臣此时才明白江澄是哪里不对劲。

江澄平时几乎不主动和别人说话,对他也从来连名带姓地叫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一边对他露出暧昧撩拨的笑,一边用沙哑的声音掩饰吐出口的话语,使它脱离原本的疑问,而更像是一句情人间调情的昵语。

这个江澄......似乎已经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江澄了。

但不管怎样,他都要把他好好带回去。

“你喝醉了。跟我回去。”

蓝曦臣抬起江澄的手臂架在自己身上,却不料另一只手也缠了上来。

江澄直视着他,几乎是要吻上去的距离,双手猛地将蓝曦臣压下来,他的头贴着大理石制成的桌面,腿敞开着,蓝曦臣就弯腰站在中间了。

“我醉了。”江澄挑着眉,依旧是撩拨的语调,“抱我回去。”

蓝曦臣终于皱了眉,想要直起身摆脱这扰乱他心神的局面,江澄却骤然松了手,眉目冷淡下来,身体靠在桌台上,目光游移向了别人,像是在寻找下一个猎物将之捕获,又或者是,被其捕获。

蓝曦臣重重叹了口气,揉揉眉心,还是小心抱起江澄:“走吧,回家吧。”

江澄就乖乖搂住蓝曦臣的脖子,走出酒吧时才轻声问了句:“你家?”

蓝曦臣就温和地告诉江澄他应该回寝室了,不然明天上课可能会迟到。

江澄却按住他握方向盘的手,执拗道:“去你家。”然后神色又魅惑起来,“或者——你更喜欢在车上?”

蓝曦臣从来都不能拒绝江澄,尤其是这样的江澄。

他只能沉默着发动轿车,将车窗降到最低,企图用疯狂灌进的风把自己打醒。

而江澄只是沉默着打量蓝曦臣。


几乎是打开门的同时江澄就吻了上来



——“也有你吗,蓝曦臣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事实证明新手是不会开车的,-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