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江

他只是吻过簪花鬓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四鸽大号,我莫得菜花(´・ω・`)
劳斯们,爱您♡

嫦娥为什么变得不是80%的免伤

枯了

好难


少年人将一颗心热烈的捧出去,在东京的春风里冷透了。


后来他也总见到则诚,在梦里。

仲怀忽然有点懊恼,碎瓦起灵该是肃穆庄重的,同他预想过的一样,面前嬷嬷殷切地望着他,眼中极克制的流露出一点欢喜与欣慰,倒与这灵堂格格不入了。他也是格格不入的,却是为那位站在嬷嬷身旁的少年,落水后那几日他还未察觉出什么,一心都扑在这日的灵堂上,他也不是完全的不惧这些人,只是少年人滚烫的胸膛贴过来拥抱他,惊喜地道,太好了,你还活着,他便也才觉得,我活过来了,然后心底丛生出莫大的勇气,将书信拿出与人对峙。

其实他原本想同则诚说,小衙内,别忧心,我这不是回来了么。

仲怀将瓦高举于顶,在则诚的注视下碎瓦起灵,然后不露声色地将一点心思收好,是怕毁了灵堂肃穆还是怕与人知晓,他说不清,也不敢说清。这种感觉一并少年人送予的勇气在心底灼烧,他在深夜里险些被烫出泪来。

这是病,他仓皇地想去补救,于是遇到曼娘的时候未多思考便收了她,甚至与她有了孩子,还为她去余府求亲。明兰说他是被猪油蒙了心,其实不是,仲怀觉得自己大约是疯了,他想把所有一切最好的都给曼娘,仿佛是在补偿,这些事将他耗着,他终于被别的事占据身心,却没有如愿以偿的快意。

后来仲怀离京,是则诚与他送别,这很好。则诚愿用喜酒留他,他却不想则诚沾染上他的霉运,有关则诚,他总是不敢冒险的。这喜酒不喝也罢,他并不真的想喝。

未老莫还乡,还乡须断肠。仲怀忽然感慨,于是也真的没有再去过扬州。

摘纪录:

编织纯美的童话世界去超越现世的苦难和内心的不安稳。 写歌和写童话是一样的。写悲伤的歌不代表眼下刚好失恋。写明亮的歌不代表当前刚好愉悦。克服自己的情绪用理性去创作。而不是图一时的歌为心声、感情宣泄。
——许嵩

发现自己有表达欲这个事儿是在小学,那个时候大家都清闲,有大把的时间去浪费,我偶尔也会和同班男生一起蹲在午托部斜门口捡着树枝玩蚂蚁,那个午托部是栋小别墅,阳光洒下来的时候就十分漂亮,不过小朋友却很少,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它后来没有再开下去。后来我转去另一家午托部,学校正对面,那里人多的不像话,自然也就没有小院子可以玩,而曾同我一起玩蚂蚁的男同学随之消失了,或者说是不存在于我的记忆里了,他既不存于我的记忆,我就无法证明他真的存在过,那么我就很有可能是一个人在玩蚂蚁。但现在换到了这么个拥挤的地方,我就没办法玩蚂蚁了,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,这儿也没有蚂蚁能让我玩,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很无趣,不过好在有一个书架,我可以继续无知无觉的打发时间。那个时候我常翻的就是《微型小说选刊》以及诸如此类的小杂志,有些文章看的我由衷觉得不知所云,毫无意义,甚至觉得自己都可以迅速构思一篇,情节马上填满,仿佛已经被杂志社定稿了一样牛逼。当然一个作品写出并发表给大众评判,它就不再完全属于原作者了,作者赋予的情感与内涵都是作者自己的事情,大众体会到什么,那是他们的事情。


虽然现在提起来总觉得童年美好,事实上我在那时候大约只是浑浑噩噩的过去了,甚至称不上好。


梓木劳斯的《江南别后人》

我那个,,意念艾特一下(。)
不敢打扰劳斯

又1个脑洞,冰糖葫芦

我好爱求而不得与无疾而终


廷烨和长柏是什么神仙竹马情啊!!!!

好嗑!

如兰好可爱(。)


儿砸,终于知道回来了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