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江

人生里看似偶然却又必经的告别,无约而至,无人可免。

学会断舍离,斩尽贪嗔痴

【曦澄】夜色

*ooc、破车一点点
*现代
*人格分裂澄

江澄的神情是高傲的,无论身处光明,亦或是夜色。

他生该如此。

蓝曦臣终于找到江澄,是在离学校颇远的一家酒吧。这酒吧装潢复古,暖黄的灯零星点缀,舞池上的人随音乐缓慢舞动,用身体厮磨。

若不是江厌离出国留学不能照看江澄转而拜托他,若不是刚才他注意到电话中江澄奇怪的语调,蓝曦臣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踏足这种地方。

江澄就坐在吧台,手里端着一杯酒,见门口来了人,下巴一抬,点点身边的位置。

这意思再明显不过,蓝曦臣快步走向江澄,沉声劝他跟自己回去。

江澄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尽,然后冲蓝曦臣挑了挑眉:“曦臣。”

蓝曦臣此时才明白江澄是哪里不对劲。

江澄平时几乎不主动和别人说话,对他也从来连名带姓地叫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一边对他露出暧昧撩拨的笑,一边用沙哑的声音掩饰吐出口的话语,使它脱离原本的疑问,而更像是一句情人间调情的昵语。

这个江澄......似乎已经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江澄了。

但不管怎样,他都要把他好好带回去。

“你喝醉了。跟我回去。”

蓝曦臣抬起江澄的手臂架在自己身上,却不料另一只手也缠了上来。

江澄直视着他,几乎是要吻上去的距离,双手猛地将蓝曦臣压下来,他的头贴着大理石制成的桌面,腿敞开着,蓝曦臣就弯腰站在中间了。

“我醉了。”江澄挑着眉,依旧是撩拨的语调,“抱我回去。”

蓝曦臣终于皱了眉,想要直起身摆脱这扰乱他心神的局面,江澄却骤然松了手,眉目冷淡下来,身体靠在桌台上,目光游移向了别人,像是在寻找下一个猎物将之捕获,又或者是,被其捕获。

蓝曦臣重重叹了口气,揉揉眉心,还是小心抱起江澄:“走吧,回家吧。”

江澄就乖乖搂住蓝曦臣的脖子,走出酒吧时才轻声问了句:“你家?”

蓝曦臣就温和地告诉江澄他应该回寝室了,不然明天上课可能会迟到。

江澄却按住他握方向盘的手,执拗道:“去你家。”然后神色又魅惑起来,“或者——你更喜欢在车上?”

蓝曦臣从来都不能拒绝江澄,尤其是这样的江澄。

他只能沉默着发动轿车,将车窗降到最低,企图用疯狂灌进的风把自己打醒。

而江澄只是沉默着打量蓝曦臣。


几乎是打开门的同时江澄就吻了上来



——“也有你吗,蓝曦臣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事实证明新手是不会开车的,-)

评论(8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