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江

人生里看似偶然却又必经的告别,无约而至,无人可免。

学会断舍离,斩尽贪嗔痴

一个稍微正式一点的短评

昨天看完了电影也看过了影评,感觉好像稍微深入理解了《入戏太深》这个故事,于是就来写短评啦。(会有一点点跟电影结合)

“我有时候会想起你,你应该是在北方。”
电影里这句台词念出以后,真正到达尾声,罗曼蒂克将要消亡,而在文中,我更愿意将它理解为一种倒叙,如果拍成电影应该是先出来结局。也即是说,下面的故事基本都可算作回忆,而往事无可更改,一切已成定局。我只能看着这个故事慢慢贴近结局,这种剥离让我感到无能为力,无论是对故事走向,还是对故事中的人。
文中的江澄在我看来带有电影中那个时代女人的特征,他向往自由,渴望真爱——虽然他自己未必意识得到,他迫切地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,哪怕外面的世界残酷又现实。然后,他看见他的深渊,就像伊卡洛斯看见他的大海,他抛弃所有奔跑过去——这深渊,他曾见过的。
蓝曦臣被这个孩子所吸引,他想把能给的都给他,但这其中究竟有没有“爱”,又或者他只是贪恋那一点“罗曼蒂克”?
而想念,也许是蓝曦臣最终所能给予的,最罗曼蒂克的感情了。
与蓝曦臣在一起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,他是会上瘾的。所以原本火柴划亮后看到的虚假和平、其乐融融,变成了和蓝曦臣的相遇。江澄无疑是锋利的,但他想念那个柔软得仿佛没有棱角的蓝曦臣,他可以包容、甚至纵容他,而不至于遍体鳞伤又不可解脱。
蓝曦臣对江澄称得上是有求必应的,但他总将自己摆在“家长”的位置,“是一个长辈尽其所能的溺爱”,也许是父爱,但不是爱。
可江澄陷进去了,他将之理解为类似包养的关系,所以蓝曦臣对他近乎无限溺爱,但这可能不是等价交换,因为他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了。他享受着这种踏上禁忌之路的令人战栗的快感,就像他享受窒息的折磨。
那个名词我猜是“一见钟情”或者“一生一世”?不过无论怎样,他即便是逃避了,也依然会回来。他眷恋一人,他流连忘返。但蓝曦臣一次又一次地推开他,他躲避着那个自己会深陷的光影流淌的瞳孔。
江澄没有找到他向往的真爱,可他早已将真心交付。他难得退缩,最终还是挨不过突如其来的汹涌的想念。
何为消亡?被旁人斩杀总归心有不甘,唯有亲自动手,才是结束。
我想念你,我还爱你。我不甘只是处于“孩子”的位置,于是我亲自动手,结束这一切。
我当然知道我会失去你。
蓝曦臣总是试图挽回,挽回他们之间的关系,挽回他正在消亡的“罗曼蒂克”。但结局是早已注定了的,他不再试图挽留,因为已无可挽留。江澄却仍然坚持着要走下去,尽管消亡了,可他还爱他。
而最后江澄有没有放下,我无从得知。即便是放下了,这过程也一定极其痛苦,又或者他早已麻木。
剩下的“好久不见”与“别来无恙”,大约都是各自的选择与妥协。
罗曼蒂克终于消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昨天无意间得知《入戏太深》差点就成了退坑遗作QAQ,我离哭真的就只差这么一点(ಥ_ಥ),不过后来更多的是感觉到庆幸,幸好幸好南南没有退坑,不然我真的要哭惹。
我总是想为喜欢的太太做点什么,但除了长评,我似乎没什么能稍微拿得出手的了,流下没油菜花的泪水。希望太太即便是退坑的时候,心里也是满足的,开心的,而绝非消极、寒心这种情绪。我总想在南南还在坑里的时候,多表白几次,不然以后多遗憾吖。
就用这个短评表白啦 @汝南第 ,讲真的我写的时候写了两页纸,但打上来怎么这么短╭(°A°`)╮还有电影我即便看了影评也还是没能理解透,这个故事我也只稍微理解了那么一点,不过这不能影响我表白,嘻嘻嘻。
♡♡♡

评论(4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