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江

人生里看似偶然却又必经的告别,无约而至,无人可免。

学会断舍离,斩尽贪嗔痴



那时白凤山围猎,他与江澄穿着一样的校服,坐在马上牵着缰绳慢慢向前去,他看向江澄,然后他们对视,江澄的眉间就舒展开来,明澈的杏眸映出纷乱的花枝和俊朗的少年。


魏无羡将视线移向别在江澄心口前的花,此时光景甚好,不由得就有些心猿意马。他一双桃花眼垂下来,嘴角忍不住地翘起,然后伸手握住江澄的手,十指相扣。


江澄就如同一只受了惊的猫睁大了眼狠狠盯住魏无羡,奈何周围人太多不好与他直接打起来,便只在手上暗暗用力,奈何那只手越握越紧竟挣脱不得,江澄不由咬牙道:“魏无羡!你又想干什么?!”



他并不怕江澄,他一向知道自己的师弟有多纵容自己,于是他真真切切地笑起来:“我不想干什么。”然后他贴近江澄,故意把声音压下去,“——我只想要你。”


江澄立马皱着眉将脸扭到一边去了,然而耳尖却悄悄红了起来。


这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,原来是金子轩一箭射中了红心。


魏无羡一向不屑花孔雀金子轩,又玩心大起,松开手转去借蓝忘机的抹额。抹额自然没有借到,他也只付之一笑,并未将其放在心上。


江澄此时已转过了脸满眼嫌弃:“你要抹额做什么?想上吊我借你根腰带不谢。”


魏无羡解下发带递给江澄,伸手点点眼睛,然后脸凑过去闭上眼打趣道:“你的腰带不如等晚上回去了再借我。”


江澄替他将眼蒙上的手一顿,然后使劲打了个结,有几根头发缠进结里揪得魏无羡喊了声“江澄”,而被叫的少年一派淡定:“再胡言乱语我就把你踹下马去。”






魏无羡搭弓拉箭时并未有多少人反应过来,但他知道江澄一定是看着他的,他手下便暗暗发力——怎么也不能给江澄丢人不是。


至于花孔雀便早被他抛之脑后了。


魏无羡射完箭反手将遮眼的发带扯下,日光明晃晃打下来,江澄便白得有些刺目。他正奇道平时胡天作地的也没见江澄少跟几次,怎么就他晒不黑呢?


江澄被他直勾勾看得发毛,摸不准魏无羡是不是又想作妖,于是轻轻推搡他一把,“愣什么呢!”魏无羡便回过神来,冲他一笑。


此时人群中才终于爆发出掌声,比刚才金子轩的响了不止一倍。魏无羡又笑着向远处高台上的江厌离挥挥手,然后转过身来,万物皆背景,他眼中便只剩一个紫衣杏目的少年。


那是他曾想要守护一生的少年。






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

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

可我只看向他眼底

而千万人欢呼什么

我不关心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阿羡,生日快乐♡


很早以前听歌的时候想到的一个片段,全文的脑洞有,但是没填(。)


评论(6)

热度(32)